《风流女儿国》

第四十六章 玉臀责罚

果然第二天,舞焰的死讯已经传遍了整个红电军营,虽然大家心存怀疑,认为这是月亮城里的阴谋诡计,但是舞焰失踪也是事实,因为从谣言四起的时候,许多将领都要求见舞焰,都被副帅阻拦了下来。

这一下红电大军可是乱了套了,这些都是舞焰率领的旧兵,对自己的主帅当然了解,她不可能扔下她们离开,更何况是在这种兵强马壮的时候,唯一的解释就是,她真的遭遇不测了。

四女站在月亮城楼,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红电帝**营里,一片人影乱颤,连大批的前哨也撤退了,就知道,她们的计谋已经奏效了,或者红电帝国的士兵不会想到,此刻悬挂在那城楼之上的女尸,只是一具死亡女兵的尸体而已,舞焰是女神,她有着自己的使命,才不会插手人类之间的战争。

洁凤与清凤双眸应一对,微微的点头,大手一挥,跃马前驰,以猛虎营为的男人兵团,率先冲了出去,风飘飘也不敢怠慢,在与洁凤、清凤三人分成三路,对那二十多万红电帝国的军营,进行全盘的冲击。

“云柔帝国的军队冲过来了,云柔帝国的军队冲过来了……”人气沮丧的红电帝国,这一刻都已经相信,舞焰将军是真的死了,军心大乱,那副将一连斩杀了六个失措的女副队长,才稍稍的平和了激怕的退却。

但是杀战才刚刚展开,那失去希望的红电大军,已是懦弱得像一只只小绵羊,被一股作气的云柔大军三路夹攻,显得力不从心,即使这一刻,红电帝国的军队依然有云柔的二倍之多,但气势一跌再跌,跟本就没有强大的抵抗。

彩阳的猛虎兵团像一柄尖刀,**她们内营的心脏地带,那凌厉的杀戮,第一次让身为领队的彩阳知道,原来男人在战场上,才是真正的勇者,那忘死的冲击,几乎如利刀切瓜般的利索,真是让她意想不到,战场本就是男人之间的事。

清凤与洁凤的二大兵团这一刻也分成了二批,在这里形成了逐渐的分隔之势,那飘飘率领的京统军则负责,收割那些被围着的红电女兵,长枪利剑,形成了地狱的鲜血淋漓,马嘶怒吼,屠杀正在进行着。

如果说男人的战场见到的都是悲壮,那这女儿的战场,你看到的都是万花的凋谢,在这里香销玉勋,这种美丽的毁灭,对我来说是一种悲痛,如果这里没有战争,如果这里有着爱,有着平和,那该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家园。

我没有睡,只是躺在那个长椅上,听着近卫不断的从外面传来消息,所谓哀兵必派,这些女兵一旦失去了生命的主宰,将如无头的苍蝇一样,只能任人宰割,如果我是副帅,我一定会马上退兵,等军心稳定再重整旗鼓,但是显然那个副帅并不是特别聪明的人,看到焰舞的假尸,她竟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一个全身裹在黑纱里的女人悄悄的离开了军营,孤身一人的在那暖日下,显得如此的孤独,她就是红电帝国的军师,那号称灵狐的智者,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,军中所有知道她的人都只叫她军师,因为那是舞焰吩咐的。

但是在另一个地方,她的名字叫做紫烟,那是一个散着紫色云烟,而为这大6带来和平的地方,站在那山岗上,紫烟黑色的纱巾里,透出一张紫红色的俏脸,微微的转过身来,望着那兵败如山倒的红电军团,陷入了无限的沉思。

“舞焰将军死了?不会的,我相信,只是她去了哪里,如此时刻,她怎么会悄然的离开?”虽然全军上下,都认为舞焰真的以遭不测,但是她却知道,舞焰一定没有死,只是此刻还想不通其中的秘密。

但是她很是好看的嘴角突然流露出一抹笑意,“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只狼,狼,是凶残而冷酷的动物,他看起来并不太像,不过听闻她是一只色狼,不知道是真是假,如果让紫烟有这个机会,我真的很想试一试,天下真的有让女人无法抗拒的男人么?”

身形淡淡逝去,既然红电帝国不能给艳绝大6一个安稳的家园,那她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,还是回家覆命吧,相信长老对这个新生的人物,会大有兴趣的,男人,我相信,未来的日子我们还会相见的。

云柔大军大获全胜,不仅屠杀了近六万多红电大军,还掳获了三万多人,加上那些逃散的兵丁,此刻月亮城前的红电帝国大军,连十万都不到,一天之内,退去了上百里,如惊弓之鸟一般的逃回了红电帝国的域地。

飘飘是一种兴奋的笑,洁凤是一种欣慰的笑,彩阳是一种忍耐的笑,但是清凤却是一种得意的笑,她终于可以不用嫁给那个色狼,不用被她气了,因为这一次的胜利,让她彻底的摆脱了前些日子心里的戾气,心灵又淡着纯美而自信的光彩。

“请狼将军恕罪,未经你的批准,彩阳私率猛虎兵团出击,将军如果责罚,彩阳甘愿领受。”彩阳跪在我的面前,垂头告罪,虽然这猛虎兵团,我早就有意让她带入战场,但是这小女人却在我还没有开口的时候,就自作主张了。

我喝了一口茶,细细的品味了片刻,才轻轻的问道:“你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私自调兵,那可是满门灭族的重罪,你做事之前不先用让脑袋想想的。”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还在此刻主帅是我,如果是别人,又岂能这般的好说话。

即使打胜了仗那也是别人的功劳,只怕她一回营,就成为街下囚了,虽然不忍心直的惩戒她,但小小的警告也是要的。

我的话一说完,这彩阳心里大震,她当然知道,这个后果一般要追究起来实在很严重,但是当时看着大伙为了这战斗准备,她想也没想就,跟着上了,反正心想,这狼将军也是洁凤将军的男人,应该不会为难自己的。

“狼将军,彩阳一人作事一人当,请狼将军不要连累我的家人。”虽然是女人,倒也挺有义气的,此刻跪在我的脚下,拼命的磕头,生怕因为自己一时之误,而让她全家受苦,即使不杀立绝,那判个军奴,也是少不了的。

“好,那我就不连累你的家人,就处罚你一个人,站起来。”我的话让彩阳一下子站了起来,泪水布满的脸上,倒有了欣喜的神色,只要不连累自己的家人,就是自己受点苦也无所谓的,所以马上站了起来。

看着她一脸感激的看着我,我心里在贼笑,这个小女人估计还没有想着我这故意一本正经的模样,只是为了占她的便宜。

“转过身去。”我又沉声的命令道,彩阳不敢怠慢,马上转过身去,只留给我一个后背,还有那饱满而灵美的**,我的手大力的抬起,毫不犹豫的拍了上去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“啊……”彩阳一声惊叫,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做这种羞人的事情来,正准备闪开,却被我拿眼一瞪,大声的说道:“不准闪,这是本将军对你的惩罚,也是放过你家人的条件。”

我这一危胁,那彩阳还真的不敢再动了,只是玉齿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,脸上有了一种动荡的**,不是春情,不是羞耻,而悸动与莫名。

又“啪啪……”的一几声,我的手用力的落在彩阳软绵的**上,这打女人**的事还是第一次做,没有想到,竟然如此的过瘾,最后慢慢的手掌之力变轻,轻得如风,轻得如绵,变成了对她**的抚模。

如果用力的拍打是一种痛苦,那此刻的抚模根本变成了一种挑逗,我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近卫队长的娇身颤动,但是牙咬得更紧,却也没有退开,只是任凭着我的对她爱恨难明的挑逗惩罚。

打换成了揉与捏,那感受也完全不同,我就如抚爱对那洁凤一般的,对这个小女人的**肆意侵占了遍,只看到她**酥软,有些不堪承受的时候,我才在她的股沟间轻轻一划,一种幽怨而春意的呻吟终于不抑而泄,当我的手离开的时候,那小女人还有颤栗着。

“今天的惩罚就到这里,下次我要脱光你的裤子,把你的小**拍个紫青皮肿,知道了没有?”我把便宜都占完了,才装着很正红的喝道,那彩阳都不太敢回过头来,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,我也没有想到,此刻她的玉脸已经羞成了一片,娇艳欲滴,如果被我看到这抹春色,估计会对她占更多的便宜。

门“吱”的一声开了,那清凤冲了进来,估计是想把好消息告诉我,还顺便向我挑衅一番,我是这么想的,不过她一进来,看到彩阳的脸色,不由生出怪异的表情,很是关心的问道:“彩阳,怎么了,是不是这大色狼欺负你了?”

“没,没有,我、我先出去了。”羞得脸上大通红,一下子闪出去,只是我也现,这巴掌也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痕迹,这小女人腿有点不太灵光了,相信这一刻她的小**已经肿了吧,不过还好,即使知道我占她的便宜,她也没有地方诉说的,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。

看着彩阳这般的离去,清凤冷眸里射出一种愤怒的目光,大声的质问道:“大色狼,你又欺负彩阳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如果你真的喜欢洁凤姐,就要一心一意的对她,不要再三心二意的色眼乱瞄,小心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清凤,注意的你态度,本将军现在可是月亮城的最高指挥官,你稍稍的得要礼貌一点。”我低着头看都能看她一眼,这个小丫头是来向我示威来着。

“你……”气得真是想怒,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,她也知道,我的话不假,现在月亮城的确是我说了算。